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曹德旺、段永平和贾跃亭,实业家、投资人与寻租客

曹德旺、段永平和贾跃亭,实业家、投资人与寻租客

浏览: 时间:2017-10-14 14:33

原标题:曹德旺、段永平和贾跃亭,实业家、投资人与寻租客

虎嗅注:本文为肖知兴为第六届中国企业家私人董事会年会撰写的系列文章之一,原题《实业家、投资人与寻租客》,虎嗅做了微小的删编。

某知名投资人在朋友圈晒图,在酒店碰到了曹德旺,颇有些激动,破例找他合了个影。投资人自己也是身家不凡、见过世面的成功人士,我想这份激动当中,有一部分是他对曹德旺实业家身份的尊重吧。

这几年,风气有些转变,大家不再简单地以身家论英雄、以资产大小排座次了。对那些真正脚踏实地,以手抵心,扎扎实实创造产品和服务的实业家群体,人们有了更多发自内心的尊重。可能大家都知道,宏观经济和国际金融形势起起落落,中国经济能保持今天的一个基本面,更多靠的是这个群体中流砥柱般的支持吧。

曹德旺、段永平和贾跃亭,实业家、投资人与寻租客

我曾经用过价值创造和价值转移的概念分析中国商业,前者是真正的企业家,一点一滴、无中生有地为社会创造价值;后者主要是通过各种巧取和豪夺的方式转移他人创造的价值,包括官商、盗商、官盗商等子类别(《夹缝中的中国商业精神》)。张维迎把企业家分为套利型企业家和创新型企业家,套利型企业家靠市场上的信息不对称挣钱,自有人类社会以来,就有这种企业家;而创新型企业家专注于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对制度环境则有更高的要求。

价值、资源与租金

综合这两个框架,可以把做企业的人分为三大类:价值创造、资源占有和权力寻租。

价值创造的关键词是价值,创造客户需要的价值。价值创造离不开企业的效率水平和创新能力,两者都需要企业持之以恒地在管理上下大功夫,找到一种最有效的方式运营人力资源来创造客户价值。价值创造对应实业家群体,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最重要的动力。窄义的企业家,主要是指这一群体,包括我们平时说保护企业家、保护企业家精神,主要是针对这一群体而言。

资源占有的核心词是资源,主要靠先下手为强,低买高卖、囤积居奇挣钱。作为市场价格发现机制和资源配置机制的一部分,他们也有创造价值的部分,但也不能完全与企业家群体相提并论(如果他们同时涉及传统的贸易、物流和零售,价值创造的部分就更大一些)。

资源占有对应偏投资性的企业家群体,广泛分布在投资、证劵、矿产、地产、收藏等领域,其他例如管制程度比较高的行业的依法获得的牌照,也属于一种典型的资源;出身于较高的社会阶层,拥有别人没有的社会地位、特殊人脉、信息渠道,也属于一种资源。虽然在逻辑上,占有资源不影响创造价值,但以资源占有为核心的企业一般都不擅长于创造价值。

权力寻租的核心词是租金,本质上是依靠各种合法或者不合法的手段,把别人创造的价值和占有的资源转移过来。合法的租金首先是税收。中国实业企业这些年越来越难过,企业家群体压力越来越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第一税务局之外,又有了第二税务局(金融、土地)和第三税务局(电力、能源)等,各种费用交了一重又一重,还是得不到完全的保护。例如,2017年上半年,其他26个行业的利润总和7779亿元,才相当于银行业的利润7746亿元,如果加上非银金融机构,整个金融业的数字则是8927亿元(引自Wind资讯),远超其他所有行业的利润总和。

当然,包括零售银行业在内的各种垄断或管制行业,也不是没有价值创造的成分,但价值创造在这种程度的超额利润中,能占多大比重,租金又占多大比较,相信大多数人心里还是能做出自己的判断的。

这些行业,虽然也会出现一些有企业家精神的领导人,内部管理上也有不少亮点,但总体管理水平,平心而论,还是不能跟其他充分竞争行业相比的。我去给传统银行授课时,他们的高管也喜欢大叫,竞争越来越激烈了,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之类,希望他们看看这些数字,真正理解什么叫生意不好做。

中国黑社会不成气候,不合法的租金主要是通过各种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黑幕操作而获得的超额利润。改革开发初期,价格双轨制阶段,特权人士还费老大劲倒腾各种原材料,冲着手中的“大哥大”大喊,“我这里有三千吨钢材”之类;然后是倒腾项目、土地、贷款,稍微省点劲;最后发现,好像倒腾什么都比不上倒腾股票和保险之类省力气,几个公章,就是几十亿上百亿的暴利,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躺着;这么绿油油的韭菜田,我不收割谁来收割。所以,根据最大省力的杠杆原理,这些黑幕慢慢就集中到上市过程、万能险几个领域上面去了。最近爆出的几起高层腐败案,数字大到触目惊心,都与这些有关。

相关文章:

Top